十點反駁陳文茜小姐關於電價的言論

 

1.我不反對在合理狀況下油價/電價等上漲,但是什麼是合理?我舉幾個不合理的例子。

 

(1)   國際原油價格現在不是最高點,為何國內油價現在是最高?

 

(2)   台電在國際煤碳價格最高的時候(2008/2009),以固定價格簽署10

年合約,後來煤炭價格暴跌,台灣卻需要用最高價繼續買煤。立委質詢合約在哪裡?從台電到經濟部都找不到合約。這成本也是全民買單。監察院也不管。

 

2.陳小姐說一幢房子45萬時,電費一度2.04元,6000萬時,電費2.6元。看似合理,但是,相反的,我是不是可以說,電費一度2.04

元時,房價45萬,電費2.6元時,房價6000萬,所以房價太貴,請有正義感的陳小姐,快點要求政府打房。我再舉個例子好了,30年前電腦一部要價台幣10萬,電費2.04元,現在電腦一部1萬,電費2.6元,不合理呀~~一度應該0.2元,這樣說,大家覺得合理嗎?

拿房價跟電價比,引喻失義,當年發電成本多少?現在發電成本多少?當年供需如何?現在供需又如何?

 

3.我絕對支持節能減碳,我也身體力行,我不開車,夏天也很少吹冷氣(我家有整整三年沒開過冷氣),但是政府卻致力開放如國光石化等高耗能又重汙染的工業,而就本文看來關心環保議題的陳小姐,卻也不曾關心過。環保署長沈世宏「高碳產業到國外種樹,可以兼顧工業與環保」的荒謬言論,陳小姐可曾發表過評論?

 

4.當陳文在批評民眾浪費電,「鮮少羞恥心」的時候,據報載陳小姐居住在天籟溫泉會館別墅及關渡的楓丹白露。如果民眾浪費電是一種羞恥的表現,陳小姐單身住豪宅難道就該稱為高尚?陳小姐對於前行政院長吳敦義官邸,吳院長既未居住,每個月卻有驚人的電價時,可曾批評他無恥?而總統府冷氣設在20度這種歐洲水準,陳小姐不知道有沒有批評?

 

5.況且,從陳小姐口中說到”羞恥心”讓我非常訝異,原來她也有羞恥心!!到底是多次勾引有婦之夫,讓人妻離子散的”小三”比較沒有羞恥心或是浪費電的??

 

6.至於文中所提,節能電器乏人問津,這些電器一則成本高,二則尚有取多需克服的使用狀況,這個去網路上搜尋一下就有,不知陳小姐將她拉風的耗油MINI COOPER兩百萬名車改為汽電車了沒?

 

7.台灣排碳量為何是世界第一?因為台灣高耗能的產業太多,這絕對是元兇。

 

8.仰賴民營電廠有其歷史背景,台灣電力不足,加上土地取得困難,還有民眾環保意識抬頭,台電要興建電廠有其阻力,因而就當時的狀況,仿效外國同意有錢有地的民間企業興建電廠,成為一個當時覺得很好的解決方案。現在看來或許有許多值得檢討的部分,然而如果官僚一點說,這一切其實是依法行政(學馬先生的).

 

9.擁核與反核與否,不必然與電價高低有關,核電廠興建與後續維護、核廢料處理等情事,也已經非價錢可以衡量,卻也不見陳小姐的批評。尤其在日本331地震後引發巨大的核能災變,陳小姐卻在印尼大地震後說,台北市若不都更,地震後會引起房屋倒塌,卻不見她說緊鄰首都的幾座核電廠安危。

 

10. 最後,我想說的是,陳小姐是媒體人,也曾經是民代及主要政黨的高級黨工,今天在此義正嚴詞的批判,舉些似是而非的言論,只是扮演著幫當今政府發言的角色而已。我肯定她對事件的關心,但是她忽略了事件的多元面,諸多言論值得批評。我也相信,不論是在野或是在曹的政治人物,顯少為人民謀福,而我以一個閱聽人的角色,是否也可以質疑,陳小姐為何老是說些偏頗的主張?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如果我是台電董事長

這個馬愣子只會做不會說!        ---陳文茜


不喜歡看台灣電視,尤其是自稱為"新聞台"的,因為那裡面的都是八卦,而世界大事從
缺。
令人心煩的是民進黨只會要求電價不漲,只會帶人抗議,但無法提出可行方案,這樣的
政黨憑什麼再執政?

挑毛病,慷大眾之慨,誰都會,但如何提出可行的權衡辦法,為現在、為將來謀求解決方
法,才是執政黨的氣勢,
看來牠們只有在那挑刺的份了.

而執政黨也太沒出息與魄力,不敢檢具數據,直說政策的現狀與長遠好處;

做了事還被罵,窩囊!也只是個當幕僚的貨!有點可惜了!

馬愣子,他當定了''台灣人長工''這個角色!

馬愣子確實開始在做台灣百年基業紮根的苦差事--但有些人只習慣人云亦云 用"嘴看
事",不懂得深入思考,你說奇怪不奇怪....
敢問-----是誰讓資產1兆6000億元的台電,在短短數年間財政迅速惡化?
(其實是被''假愛台灣''的黑心政客官商自1998~2008有計畫的掏空分贓掉的)馬愣子正
在釜底抽薪解構官商政客三角黑金共犯結構。
(請耐心陸續等著看馬愣子一連串怎麼幫台灣''排毒''的好戲)

愛自己的家園,請用行動來證明,而不是用人云亦云的嘴巴口水來吹牛。政府宣布漲
油電價,民眾怒,媒體罵,誰在起鬨?
(這些人怕什麼呢)?

低電價是"溫水煮青蛙",讓普羅大眾/一般商家不知節儉,反而習於揮霍低電價的能
源,這等同拿老百姓錢補貼大量排碳的大工廠,
然後再變相縱容大工廠他們加重地球暖化,禍延子孫。有些人只習慣用嘴看事,不懂得
深入思考,台灣電價30年未漲。


當我(陳文茜)24歲時,1度電2.04元台幣,
那時木柵一棟房45萬元台幣,
忠孝東路三段三房兩廳約200萬至300萬元。
這些物件,現在一坪喊至100萬元以上,
若以60坪房價已高漲至6000萬元。
而30年後台灣電價仍僅2.6元台幣,30年,
僅漲0.52元,5角又兩毛。
這5角又兩毛(分)的後果,不只是台電嚴重虧損,國庫須拿一般納稅人的錢補貼;更包
涵了與全球暖化息息相關的節能減碳。
當台灣的電價比鄰近國家便宜到不像話時,大工廠無感地耗電,完全不用考慮綠色廠
房;各公司連冬天皆大開「空調」毫不手軟。

一個奇特的景象是明明大熱天,大樓室內溫度總在22度甚至20度左右;於是每個上班
人椅子上都得放一件長袖衣服保暖;
哪怕室外豔陽高照,暑熱天下走兩步即汗流浹背。

電價太便宜,每個家庭的媽媽得隨時提醒丈夫、孩子隨手關燈、關電腦。
這是個極度浪費電、揮霍電的國度;
且從工廠、公司、到家庭,鮮少羞恥心。

於是全球各國流行使用的太陽能熱水器,在台灣滯銷;LED省電燈泡被丟置在大賣
場,乏人問津。
台灣永續基金會大樓前放一只3層樓高大氣球,象徵台灣人均CO2排碳量為世界人均3
倍。
但電價不漲,「節能減碳」,就像那只永續會門前的大氣球,只是個大泡泡,吹噓的
口號。

台灣為何人均排碳量為世界3倍?
以電價換算,日本電價19.69美分,為台灣2.47倍。
日本東京在宮城大海嘯前,還是世界上最耗電的城市,其耗電為紐約1.5倍,倫敦2
倍。直至福島核能電廠爆炸後,東京人自省,
才知道他們的耗電玩樂,背後是一場如此驚人的賭注。


中國大陸目前排碳量世界第一,等於全球天空最「黑」的土地。
但中國電價沿海地區尚比台灣高,中西部比台灣低,全國平均電價與台灣居然不相上
下。
鄰近香港,電價15.38美分,菲律賓20.70美分,泰國8.29美分,只有印尼、挪威比台
灣便宜;但這是因為兩國都是產油及天然氣大國。
而台灣,不論石油或天然氣,100%依賴進口。


民生用電漲價有限
於是只有燒煤,燒得附近空氣污濁,才能降低電價。林口一個燃煤電廠號稱亞洲第一
排碳煙囪,該列入金氏紀錄嗎?
煤燒得紅通通,黑煙排出空中,飄往大氣層。島嶼上的人們,高喊電價太高,那就好
好地擁抱黑濁的天空,以及擁抱危險卻便宜的核能電廠吧。

這是一場偽君子的論證。

高喊反核的政黨,對漲電價不哼聲,沒有掌聲,有的還加入噓聲。
事實上,我們一般家庭民生用電漲價有限,受影響的是高耗能大工廠。電價不漲,台
電虧損,國庫補貼,最終羊毛出在老百姓身上。
因為所謂國庫就是我們眾人繳的稅金,電價比菲律賓還低時,等同老百姓拿錢補貼大
工廠;然後再變相支持它們大量排碳,禍延子孫。

當全球為經濟衰退疲於奔命時,地球並沒因此同情世人,停止氣候極端改變。
距離聖地牙哥約120公里的佩托爾卡鎮農場,一名農民正百思不解的看著溫室不開的花
朵。
2011年智利氣溫達到紀錄高值,全國77個農場陷入緊急狀態。

美國呢,股市站上13000點,龍捲風卻以更猖狂的姿態登陸德州達拉斯。
多達13個龍捲風席捲綿密人口都會區;貨櫃拖車也被捲上空中,像一隻跳舞的怪獸降
臨大地。
日本海近日形成怪異「炸彈低壓」,海面狂風、暴雨、巨浪……一天之內死了4人,400
人受傷。

全球極端氣候從未停歇,儘管金融海嘯後我們逐漸忘了這回事,但大自然不會寬恕我
們;我們破壞多少,就得賠償多少。

想想你的孩子,想想被我們破壞殆盡的大地……你還想反對漲電價嗎?
電漲價,該漲!
走進一家豆漿店。老闆狂罵,馬英九第一任還沒完,漲電、漲油、又要漲水費。
豆漿店一大早,9張小桌已滿;按理老闆應笑瞇瞇。
可是這老闆不只橫眉,炸油條的手還邊投油鍋邊揮,危險至極。
客人拿了招牌燒餅往外走,見我直問:政府為什麼要漲電油價?

我知道政府漲價的理由,我狐疑地是為什麼主事者沒能力說明?
近日我忍不住針對幾個社會輿論沸騰、但明顯認知錯誤的議題,向官方要說帖。
不管文林苑都更案、台電漲價案、中油漲價案,政府的說明能力,恕我直言其文字之
落差、重點之模糊、語意之不清、資料整理能力之低落,令我錯愕。

以漲電價為例,台電目前負債1兆3000多億元,面對財務窘境,甚至把為核一、核二除
役提撥的準備金2000多億元拿來周轉。
這幾天媒體同聲反漲,但也同聲不回答真相。
台電落入財務窘境,有兩個重大背景,
第一:台灣電價在亞洲幾乎最便宜,但這並非台電非漲不可的唯一因素。
1998年台電尚餘資產1兆6000億元台幣,
到了2003年我當立委審查預算,台電資產只剩3000多億元。
10年變成倒負債1兆3000多億元,我一點也不驚訝。
1998年立院通過民營電廠設置條例,
那是黑金政治的高峰,打著「電業自由化」大旗,惡法變相逼迫台電必須以高於市場
售電價格,向民營電廠購電;
而且「保證收購價格」,一次簽約「25年」。
於是台北企業圈從那一刻起,奔相走告,有一個只賺不賠的行業出現了;而台電反成
冤大頭。
例如燃煤,保證價格2.13元至2.5元之間,
隨國際煤價波動;天然氣發電一度約4.5元。而台電向老百姓徵收的電費僅2.6元台
幣,
這裡還包括輸配電成本、各家戶收費營業成本、購電後統籌成本。
立委要求變更合約,台電董事長老實回答,「政府依法已承諾25年商業合約,無法片
面變更」。
莫賣國家成全財團當年批准麥寮、和平(以上燃煤)、長生、嘉惠、新桃、星能、森
霸(天然氣)等9家電廠,
2003年長億集團一度出現資金困難,出售長生電廠金雞母。

經濟部奉扁之令,要發另一張長昌電廠執照,我在立院質詢台電總經理,有此前例
嗎?
他答:「沒有。」
我問:「準備簽約多少年?多少錢?」
他答:「依法25年,依計算2000多億元。」
我再問台電總經理,「25年後我69歲,你80歲,你們如此掏空台電對得起下一代,對
得起每日上山下海爬電線桿的台電基層員工嗎 ?」
總經理看著我,點頭,然後無語;
駁回長昌電廠。

「自由化」既無改善台電長期被詬病的輸配電低效率,也沒解決《京都議定書》排碳
議題。
唯一是讓資產1兆6000億元的台電,數年間財政迅速惡化。
去年底最新資料台電負債1兆3278億元,
台電累積50年國庫,12年被掏空。
台電董事長沒有勇氣說的實話是:
「諸位立委,12年前你們的前輩種下了惡果。
請諸位記此教訓,莫再出賣國家,成全財團及自己的政治獻金。」

許多人可能忘了美國2001年12月2日恩隆案,加州電力公司申請破產,那是場難忘的赤
裸交易;它也同時在1998年台灣上演。
我還記得當年查帳台電時,一位立委好意問我,「你擋上千億上兆財路,不怕人家派
黑道追殺妳?」
我回答:「仇家太多,要排隊。」
而當我們守著國庫時,民眾及媒體只關心藍綠惡鬥;很感慨地說實話,我公布的電
廠,許多老闆與我個人還頗有私交。
但國家沒人要,人們只為權力殺紅眼;甚至我的質詢最終預算表決得到國、親、台聯
三黨支持,還被貼上藍色標籤。
我當下的反應很簡單,「國家不是我一個人的,如果眾人皆漠不關心,10年之後眾人
共業眾人擔。」
10年之後,台電果然撐不住了,也不可能再撐。

或許經濟不好時,它不該選擇此時漲,但我想請教現在罵漲電價的媒體,當年曾經關
注《民營電廠設置條例》嗎?

當我們冒著至少得罪大財團守預算時,媒體曾給予支持嗎?
還是僅熱衷風花雪月及藍綠符號的新聞?
豆漿店的老闆或許是無辜的,但誰來告訴他真相?
誰來揭穿政商媒的惡質結構?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克莉絲汀愛戀福爾摩莎

chyoung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