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行者

 

看這部電影的前幾天,跟友人談到我的母親。母親過世近15年,這幾年我已經鮮少因為想起母親而痛哭,多半是一個人默默流淚,但是那天竟然大哭,我也不知為啥?幾天後,看這部電影,或許眼淚已經哭乾,雖然內心情緒起伏很大,心境也很複雜,卻也沒有留下太多眼淚,只有在那女孩送別母親的那幕,我哭了

 

但我萬萬沒有想到,看完這部片後沒幾天,家父的突然辭世,影片中的場景,不斷地在我腦海中打轉…到現在,我的生活還是負面的思考居多,或許胡思亂想、觸景傷情、自責懊悔,在獨處時或許在電腦前或是搭公車的時候,暗自發呆垂淚…這些可能都需要時間來調整吧!

 

說真的,我很感謝這部影片,讓我重新思考了許多關於生死的議題,面對至親的驟逝,那種心被撕裂的感受,真的難以形容,也難以承受,卻好像也是人生中必須去反覆面對的議題,而最終有一天,我們自己也會成為「主角」…友人說,他一直在想,他自己的告別式會有多少人參加,我認為,那場景對「本人」應該都已經不重要,只是增添無限的追憶與不捨,如是而已。

 

大提琴從來都不是管絃樂團或是交響樂團的主力,卻也不可或缺,低沉悠揚的樂音,拉開序曲,貫穿全劇,張力十足,蕩氣迴腸,有畫龍點睛之妙,若用其他樂器替代,似乎少了一點味道。本片的男主角本木雅弘,是我看過的日劇男主角中,對適合扮演這角色的男演員,沒有太多表情,卻在眉宇間透露出心境的起伏與轉折。幼時因父親離家的陰影以及母親辭世時沒在身邊的缺憾,一直困擾在他心中。在職場上不得志,偕同妻子回到故鄉,求職不順,陰錯陽差地到禮儀公司上班,原本只想當成一個過度,卻沒料到,命運就如此地將之踏上不歸路

 

妻子(廣末涼子的不諒解、朋友的瞧不起,還有自己的不認同,多方內心的煎熬,讓他有不如歸去之感。雖然此時的他,已經超越心中的障礙,從第一次面對時就是已經過往多日的往生者,內心衝擊加上心態上的不適應,到面對哀痛逾恆的喪家,有的盛氣凌人、有的充滿感激、有的無限哀戚、有的稀鬆平常、有的強忍悲傷,在面對生離死別的時候,看遍人生百態,或許世態炎涼、或許無限追憶在與前輩即老闆(山崎努飾)深談後,本木雅弘檢視自己的人生與這份工作的意義,決定繼續堅持。

 

離家的妻子回來,告知懷孕的訊息,但要求他辭去禮儀師的工作,將為人父的喜悅,讓本木雅弘陷入長考,此時之前看不起他的朋友的母親(吉行和子飾),也是從小看他長大的溫泉旅館的老闆過世,兩夫妻匆匆趕赴喪宅,他扮演著弔喪者與禮儀師的雙重角色,此刻專注在替摯友母親送最後一程的本木,得到妻子的諒解與朋友的感謝。

 

本劇末了,離家數十年的父親離世,本木雅弘卻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,甚至十分躊躇是否應該去看父親,廣末涼子扮演了在從未謀面的公公與丈夫間協調的角色,本木見了父親的最後一面,頓時所有的愛恨情仇一筆勾銷,將父親臨終時握在手中象徵父子情的小石頭輕放在懷孕妻子的腹中,彷彿是父親生命的延續,在本木目睹其他禮儀師面對亡者的粗暴,更突顯男主角對於自己工作的尊重。初看本劇的時候,我一直覺得劇情的結尾很薄弱,過於平淡,這陣子我才了解,父母子女間的親情,是世間最平淡無奇卻也最刻骨銘心的愛,不用太多言語與動作,卻是最深植人心的感動

 

過程中,幾場印象深刻的葬禮,例如啟幕時男兒身打扮成女兒的亡者,一直無法見容於家族,在他離去的時候,幾經掙扎,家人決定還給他自在的「女兒」身分,他與家人對抗的,不就是這個?卻在身故後達到共識!面對女主人的過世,男主人手足無措,連妻子的化妝品也不清楚,只有女兒知道,也是一般家庭中,父親對於一些細節的大而化之,子女雖年幼卻貼心地注意日常生活的瑣事。有一場葬禮,家人對老爺爺的辭世,卻極盡搞笑,原來死亡並不一定是這麼可怕,雖然很哀戚,卻也可以外顯成一種祝福

 

其實我覺得演得最好的禮儀公司的老闆山崎努,劇中的他,台詞不多,毋庸言語,卻將這角色發揮得淋漓盡致。或許,到他這年紀的長者,見過許多大風大浪,對於很多事都看得很淡,當人們汲汲營營地去追求愛情、金錢、名份、利益等等,卻會在面對生死交關的時候,體會到那一切都不是那麼重要,這就是人生!

 

前幾天,有一則新聞,剛考上禮儀師的母親,第一個要處理的,卻是幼女的意外離去,本戲中並沒有呈現這個部分,子女對父母的懷念感恩與思念的情愫交錯,很難去分辨;父母對早逝子女的思念,卻是至死方休

 

我很想再看一次這齣戲,但是現在不適宜吧!過陣子,雖然我不知道要過多久應該會有更多不同的領會與體悟。給自己加油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young32 的頭像
chyoung32

克莉絲汀愛戀福爾摩莎

chyoung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長尾山娘
  • 生死是教我們看透人生重要的起點

    生死的課題
    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不可或缺的
    小時候根本不可能去想到何謂死
    直到我阿祖過世
    我才想到阿祖怎麼不見了
    那時候只記得阿祖躺在一個被白布圍起來的地方
    五六歲的我還跟著姐姐們穿梭於白布之間
    一點都不知道害怕
    但是隨著家中有新生兒的到來
    另一個生命體的延續就被找到出口
    新生兒的到來
    讓家庭的未來有了希望

    我很喜歡看"花田少年史"
    透過"魔神"的張力
    悄悄的告訴我們
    很多人都在失去之後
    才知道原來擁有的一切是多麼珍貴

    我們每天都在經歷生死
    我們的細胞
    我們的思想意念
    我們的時間
    ........
    都闡述著不同形式的生死概念

    珍惜當下擁有的
    你我都是最幸福的人喔
    祝福你